育龙网中国第一教育门户【咨询电话:010- 51290949 】

育龙网

您现在的位置:育龙网 > 在职博士 > 博士新闻
育龙网核心提示: 在探索中 一个物理学家的体验丁肇中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让我这样年纪的人现在来写一份传记是件很困难

在探索中 一个物理学家的体验

丁肇中

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
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
让我这样年纪的人现在来写一份传记是件很困难的事。由于对科学研究事业的兴趣,我还准备把我的工作长期继续下去。在这里,我所能做的仅仅是以我个人的经验为中国的青年学生提供一些借鉴和参考。

在进一步叙述之前,我想简要地介绍一下我的家庭环境。1936年,我出生在美国。在我出生3个月的时候,回到了中国。由于当时中国的境况,我一直是一个难民,不断地从一个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当然,那时候我没有可能得到任何的正规教育。仅仅由于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我们才得以有足够的饭吃并且总是可以找到适当的住所,但没有正规的教育、体育运动和任何娱乐。然而,幸运的是我可以见到大量来我们家拜访我父母的有才华的学者。从物质条件来说,我的童年也许不像今日北京的儿童们那么幸运。

我12岁的时候,在台湾开始接受正规教育。那正是在台湾刚刚从50年的日本统治后归还中国的时候。日本人留下了非常严格和有规律的教育制度。学生在学校里最重要的就是成为一名出类拔革的学生。我在台中生活了1年,然后随家搬到台北。在那里,我通过考试跻身了台北最好的高中。这个学校是按照学生的能力和程度编班的。我被编到了最好的班级。尤其是,这个学校在几何、中国历史、英文和化学学科地方有很出色的教师。在我念高中的时候,我最感兴趣的是中国历史,其次是化学和物理。但我很快就意识到,在历史学中去寻求真理比在自然科学中寻求真理要困难得多。也许是由于我12岁以前没有机遇受到教育的缘故,我对中国文学、英文和其他诸如此类的课程感到极大的困难。自然我不是这些学科上最优秀的学生,然而我记得在物理和化学的学习中,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对这些课程有了比较深入的理解。

1956年,我高中毕业后回到了美国。那时候,我基本上没有多少英文知识。在密西根大学里,第一年我作为工学院的学生学习一年级学生的通常课程。对我来说,那是非常艰难的一年,我不仅不懂当地语言,而且基本上没有钱养活自己。我只有刻苦学习始终保持优等生的地位,用获得的奖学金来继续我的学习。在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我请求学校允许我多学一些研究院的数学、物理和物理化学课程。学校公告我说,如要这样,我必须离开工学院转到物理系去。于是,我离开了工学院。在6年之内我取得了物理和数学的学位并且获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一直到现在,这个学校还仅有极个别的学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通过这些学位。在学校里我的考试成绩是非常好的。更重要的是,在大学期间我有机遇缜密地研讨了整个物理学,并且突破书本描述的局限去理解物理现象。对于确实不理解的事物,提出问题而不含糊回避。尽管有英文表达上的很大障碍,但我仍然比其他同学问的问题多。我认为,作为一个科学家,最重要的是不断探寻在教科书之外的事,对该学科有更深入一层的理解,有能力去独立地思考各种物理现象的本质,面对占压倒优势的反对意见,毫不胆怯地迎接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