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龙网中国第一教育门户【咨询电话:010- 51290949 】

育龙网

您现在的位置:育龙网 > 在职博士 > 博士新闻
育龙网核心提示: “博士学位就像脚底心的一粒米,不拿不舒服,拿了又不能吃”——这是一位青年教师在面对考博压力时的真实心理。其实,问题的严重性又岂止
“博士学位就像脚底心的一粒米,不拿不舒服,拿了又不能吃”——这是一位青年教师在面对考博压力时的真实心理。其实,问题的严重性又岂止是“不舒服”这么简单?在今日的中国大学,一个教师如果没有博士学位,在争取教学科研资金、分房子、提工资、评职称时都会遇到麻烦,想当教授更是完全不可能的,大量大学甚至在招聘教师时,都干脆规定“非博士不要”青年报》)。

这样巨大的压力,使大学教师中的考博热常年高烧不退。大量青年教师为此在生活和教学上都付出了巨大代价,甚至在学术研究地方也付出了巨大代价。道理很简单:考博需要占用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对考博有用的,对学术研究却并不一定有用。大量有过考博经验的人都知道,为考博而拼命死记硬背的大量东西,其实根本就是一些“垃圾知识”,没有任何用处。

所以在我看来,大学对教师是不是拥有博士学位的过度强调是非理性的,甚至可以说是病态的。因为博士头衔虽然可以证明一个人修完了博士课程,但却并不必然表明这个人就有相应的学术水平,大学“惟博士是举”和酒店门童以衣帽取人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别。钱钟书先生曾经将博士文凭比作亚当、夏娃下身那片遮羞包丑的树叶,“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来”。这话是说得刻薄了一点,但道理却是不错的。

大学总的来说应该是精英荟粹之地,为什么会干出这种买椟还珠式的蠢事呢?我认为这和中国的大学缺少一种适当的自治权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主要表现在大学之外,教育行政部门有决定大学命运的权力;在大学之内,行政官员有决定教师命运的权力。

官员对学术是隔膜的,他们只对政绩感兴趣,而最能体现政绩的东西,莫过于那些标签式的,能够量化的指标。让一个官员去衡量一所大学或者一个教师真正的学术水平,那等于要了他的命!但如果让他去统计一所大学究竟有多少院士,多少博士,去了解一个教师究竟是什么学历,发表了多少论文等,那他就会胜任愉快了。可以说,正是行政权力对大学主导作用,诱发了当前中国大学的一系列弊病:包括考博热、发表论文热、学术造假热……等等。

但是,以1810年德国教育家洪堡创立柏林大学为标志,“学术卓越”开始成为衡量一所大学水准的核心指标。而洪堡认为,只有实施大学自治的原则,即由大学自己决定自己的领导和管理方法,才能确保学术自由和学习自由,才能达成“学术卓越”。洪堡的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使德国一度成为世界的学术中心,柏林大学的办学模式为世界各国所仿效,至今仍然是现代大学的核心传统。

作为一个标志,大学教师十分无奈地耗费极大的精力去追求博士学位而不是去追求教学和科研水平的提高,表明今日的中国大学,在某种程度上还仅仅是官员追求政绩的工具而不是一个真正“发现知识之场所”,这意味着中国大学还不是真正意思上的“现代大学”。当然,这是中国大学的悲哀,同时这也让那些“争创世界一流大学”大学的喧闹显得格外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