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龙网中国第一教育门户【咨询电话:010- 51290949 】

育龙网

您现在的位置:育龙网 > 在职博士 > 博士新闻
育龙网核心提示: 抑郁症是中风病患者常见的并发症之一,也是影响患者生存质量、妨碍其神经功能障碍恢复的重要因素之一。抑郁症是以思维迟缓、自我评价

抑郁症是中风病患者常见的并发症之一,也是影响患者生存质量、妨碍其神经功能障碍恢复的重要因素之一。抑郁症是以思维迟缓、自我评价过低、情绪低落、意志减退4种症状为特点的精神障碍性疾病。临床表现为:精神抑郁,情绪不宁,性情急躁易怒,失眠健忘,多疑易惊,悲忧善笑,喜怒无常或时时欠伸等。它严重影响了中风病的康复及生活质量。我们采用舒郁宁神活血汤治疗该病,疗效满足,现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90例PSD病例选自我院住院病人,中医诊断参照《中医内科疾病诊疗常规》诊断标准,已全部确诊为中风。西医诊断参照1995年全国第四届脑血管病学术会议制定的标准,并经CT或MRI证实为脑梗死或脑出血。诊断抑郁症按照中国精神疾病分类方案与诊断标准。汉密尔顿抑郁量表评分在8分以上。排除有明显的失语及严重的智能障碍,有阳性精神病史患者。本组病例男52例,女38例;年龄43~76岁;脑梗死78例,脑出血12例。将90例患者按照住院先后顺序,根据随机数字表平行分为中药组、西药组、对照组。每组均为30例。3组患者的性别、年龄、病程、文化程度、治疗前的抑郁严重程度等差异无显著性意义。

1.2方法:3组患者均给予常规的中风治疗:控制血压,调整血脂、血糖,脱水,改善脑供血等。教会患者进行主动锻炼或由家属帮助进行被动功能锻炼。中药组加用舒郁宁神活血汤治疗。组方:柴胡15g、郁金15g、香附10g、茯神15g、炒枣仁20g、甘草6g、水蛭10g、地龙10g、石菖蒲10g。气虚者加黄芪、山药;肾精不足者加何首乌、枸杞子;热盛者加黄芩、栀子等。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分服。西药组在上述治疗基础上加用氟西汀20mg1次/d,对照组给予中风病基础治疗。4周1疗程,共治疗2个疗程。

1.3观察项目:入组病例治疗前后做心电图,血、尿、便常规,肝功,肾功,测量血压等检查。治疗前及治疗后4周和8周,对患者进行HAMD抑郁量表、ADL变化量表及治疗前后神经功能缺损程度进行评分。量表由不知道试验设计的医生进行评分。

1.4疗效判定标准:痊愈:HAMD积分在5分以下,HAMD评分减少>75%;显效HAMD评分减少>50%;无效HAMD评分减少<25%。神经功能康复疗效分为:基本痊愈:功能缺损评分减少91%~100%;显著进步;功能缺损评分减少46%~90%;进步:功能缺损评分减少18%~45%;无变化:功能缺损评分减少±17%;恶化;功能缺损评分增多18%以上。

1.5统计学方法:数据用SPSS11.0统计分析。每组治疗前后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组间的比较采用方差分析。

2结果

2.13组治疗评分结果比较,见表1。

表13组治疗前后HAMD积分值的变化

注:P<0.01

从表1可以看出,中药组及西药组在治疗4周和8周后,HAMD评分较治疗前明显下降,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1)而对照组下降不明显。

2.2治疗8周总疗效比较:3组患者治疗后总疗效比较,中药组、西药组的抗抑郁疗效、神经功能康复显著高于对照组中药组与西药组疗效无显著统计学意义结果见表2。

表2治疗8周3组抗抑郁疗效对比

表3治疗8周3组神经功能恢复疗效对比

2.3副作用:氟西汀组:口干8例;心悸5例;便秘4例;恶心及食欲减退者3例;出汗1例;头晕2例;腹泻2例;失眠烦躁者1例;转氨酶升高3例。中药组未发现不良反应。

3讨论

抑郁是中风后最常见的情感障碍性疾病,其发病机理,一方面是脑内神经损害破坏了去甲肾上腺素能神经元和5-羟色胺能神经元及其通道,使这两种神经递质水平低下,从而导致抑郁;另一方面是躯体功能的丧失,社会、家庭的改变则起催化剂的作用,从而使抑郁发生或加重。目前治疗常采用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氟西汀疗效肯定。但研究发现此药可引起胃肠道反应及肝功能损害等副作用。而应用中药治疗抑郁疗效确切,并且未发现明显副作用,值得临床推荐。

中医认为本病是“中风”与“郁证”之合病。其病机特点是:既有中风之瘀血阻滞脉络;又有肝气郁结,情志不畅。并且气滞与血瘀互为因果,加重病情,使中风病程雪上加霜,恶性循环。依据中风后抑郁症病机特点,自拟舒郁宁神活血汤方中柴胡、郁金、香附、舒肝理气;茯神、炒枣仁养血安神;水蛭、地龙活血而不伤正,祛瘀可以生新。全方共奏舒肝理气、化瘀、宁神之功。同时舒郁宁神活血汤能够明显加快患者神经功能缺损程度的改善,提高患者日常活动能力,从而提高中风后抑郁症患者的整体康复水平。提高了疗效,同时也缩短了病程,获效满足,适用于临床。

参考文献:

[1]金普放.中风后抑郁症中医证治概况[J].中国中医急症,2005,14:175-176.

[2]李卓,倪超民.脑卒中后抑郁[J].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05,11:25-27.

[3]张捷,王麟鹏,钱洁,等.中风后抑郁的临床研究进展[J].北京中医杂志,2003,2:56-57.

[4]忻琪君,张克翰.中风后抑郁[J].现代实用医学,2002,2:93-94.

[5]区丽明,许俭兴,谭杰文.中风后抑郁障碍的研究现状[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01,5:315.

[6]何小英.中风后抑郁74例分析[J].现代康复,2000,4:44-45.

[7]张通,孟家眉,项曼君.脑卒中后抑郁的前瞻性研究[J].中华精神科杂志,1996,2973-76.

[8]刘颖,等.脑卒中后抑郁情绪的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1996,4:177-178.

[9]吴祖舜,高俊风.急性卒中后抑郁症附299例报告[J].脑与神经疾病杂志,1996,4:220-222.

[10]姜丹,等.老年脑卒中后抑郁程度对神经功能及ADL恢复的影响[J].现代康复,2000,4:429-430.

[11]沈杼,谢欲晓,孙启良.脑卒中恢复期抑郁症状及影响因素的研究[J].中医康复医学杂志,1996,11:218-220.

[12]沉超欣,吴春霞.脑卒中后抑郁与脑基底动脉TCD检测的相关性研究[J].现代康复,2000,4:1634-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