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龙网中国第一教育门户【咨询电话:010- 51290949 】

育龙网

您现在的位置:育龙网 > 在职博士 > 博士资讯
育龙网核心提示: 肖肖,是某国家级研究中心下属某研究所的博士生,7月底刚刚通过论文答辩,工作已经找好了,中国科学院某研究所等她去报到。等待在她面
肖肖,是某国家级研究中心下属某研究所的博士生,7月底刚刚通过论文答辩,工作已经找好了,中国科学院某研究所等她去报到。等待在她面前的将是怎样的科研生涯呢?

回顾3年的博士生生活,肖感触良多,在毕业聚会上她大哭了一场,但在我们的谈话中她笑声不断,看得出平常她是一个爱笑的人。放在本年毕业的上万名博士生和国内数以万计的青年科研人员中,肖很普通,正是这种普通,让我选择与她对话,我希望这番真实的对话能告诉我们科学界更一般的真相。当然,这只是一个博士的视角,其中可能难免偏颇之处。

一个国家科学上的创造力多半取决于青年科研群体的活力,透过她的困惑和心声,我们是否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你们毕业聚会时聊什么呢?

昨日我们所里的博士生毕业聚会,我们谈到现在一律规定博士在SCI的期刊上发文章,挺头痛的。必须投到SCI期刊,而有的老板都没做到,题目本身到不了那个水平,这不是浮夸、不是“大跃进”吗?

□那你们博士做研究会造假吗?

肯定存在,我觉得可能还比较通通。其实你能不能毕业完全在于老板,不管你实验做得是真是假,是好是坏。

□论文答辩的评委是导师请的人?

对呀。

□你答辩时有人“刁难”吗?

没有。答辩过程共1个小时,前50分钟我介绍,剩下10分钟时间问题,当然要提前把论文给评委看。结果当场通过,之前我是认真准备的,但也就是那么回事,只要导师让你毕业,总能毕业。

□戴了博士帽照相吗?

没有照。现在博士太多了,简直想把全国人民都变成博士。

 

□中国的流感研究水平如何?

比国际上的先进水平差得很远。在去年的世界流感大会上做大会陈述的,中国大陆研究人员一个也没有,他们认为中国人没有和他们平等对话的资格。

香港有一个管轶,流感研究做得非常好,最近刚在NATURE上发了一篇文章,人也很“张狂”。

□怎么张狂?

说话比较“大气”。当时到日本参加世界流感大会的有中国CDC的一些官员,但后来到听研究报告时,好多官员都跑出去玩去了,管轶就对我说:你看,只剩下我们两个穷秀才了吧。他说得比较夸张,可能还有别人在听。

当时中国去的人不少,但国家CDC的官员用的是公款,而我们用的是课题经费,要不是日本地方给青年科学家每人资助1000美元,我是去不了的。不公平的事太多了。

□国内流感研究为什么水平低?

国内真正做流感的人很少。有大量历史缘故,1997年以前国内把流感看做小病,直到1997年香港禽流感感染人之后,国家才重视起来,这几年每年都爆发禽流感。而国外从1918年流感大爆发之后就开始重视研究,近100年了。

过去流感研究室特别穷,这两年WHO给了大量资助才有所改善。但研究室对精英培养没有一个长期的筹划和可持续的考虑,真正有能力做流感研究的人很少。

□那你为什么不去流感研究室?

我觉得那儿人际关系比较复杂,不太适应。比如技术员要管博士生,动不动把细胞培养室锁上,你想培养点细胞你得求他。

□听说王晓东的生命科学研究所很好,他们强调其他人员要为研究人员服务,一切为研究服务。

可能从国外回来的理念比较好。国内研究所的怪现象是,技术员往往与领导相处时间更长,更熟,所以他们比你年轻博士牛气,有后台啊。

□你知道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甘德怀考博事件”吗?

我不知道。

□你们考博士的时候感觉公平吗?